酱腌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酱腌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Misty恐怖故事集19-(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6:53 阅读: 来源:酱腌菜厂家

新学期开始了,今天是我步入大学的第一天。

“我叫陈赫,今年18,是一名大一新生。”

学校真的很大,花费了一些时间,我终于完成了报道。

拿着导师发给我的寝室钥匙,我带着小兴奋走向寝室。

高中时期我就一直幻想能住宿,大学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来到男生宿舍楼D栋,我看了眼钥匙串,上面写着701,看样子是7楼1号房。

我正准备踏入宿舍楼时,一位舍管阿姨把我叫住了。

学生证还没发,入取通知书已经交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把寝室钥匙串递给阿姨。

阿姨看了眼钥匙串点点头,然后朝着里屋喊了一声:“好了,可以上去了。”

只见一位男同学从舍管休息室走出来,阿姨让男同学与我一起回寝室。

经过介绍我才知道,男同学是我舍友,名叫“秦飞”。

秦飞一边走一边抱怨道:“那阿姨真奇怪,硬要我等舍友来,才让我回寝室。”

我听着他嘀嘀咕咕的,我发现貌似我的这位舍友是一位话唠。

我们来到7楼时,我们两愣住了,只见一条长长的走道,正对面是701寝室。

左右两旁没有别的宿舍了,这一层楼就我们一间寝室。

我看着寝室门口,莫名的觉得这好像太平间!

愣了一会,我与秦飞朝着寝室走去。

7楼的光线不好,大白天的还阴森森的,还好我们走两步后声控灯就亮了。

走廊里里回荡着我们俩的脚步声,梁飞无语的道:“尼玛,这气氛拍恐怖片呢!”

我“呵呵”一笑并未说话,走到寝室门前,我用钥匙把门打开了。

走进屋子,我眼前一亮。寝室里的墙是新刷的,床也是新的。

寝室只有30平方,内带厕所,两个床位外加一张书桌。

梁飞看着寝室惊讶道:“咱们这是住旅馆呢?咋滴这么豪华!”

我把行李放心,寝室一点灰尘都没有。我猜这寝室以前应该是杂物间,现在学生多了,学校才开通这间屋子。

与秦飞整理好行李后,我们一起出去吃了午饭。

秦飞还是一个网迷,吃饱饭他拉着我去了网吧。

秦飞自认自己是撸啊撸的高手,可惜今天被我虐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在网吧混到了下午,我们吃了晚饭就回寝室了。

来到宿舍楼1楼时,只见那里贴着一个告示。内容:“晚上12点整,宿舍楼大门就会关闭,各位同学必须按规定时间回寝室!”

这条消息只是提醒学生,宿舍关门时间。

我们回到寝室后,两人洗好了澡,然后端着手机在床上玩。

秦飞忽然对我说道:“诶,你说宿舍就咱两个,会不会寂寞了点啊?”

我撇了他一眼回道:“难道你想像其他人一样,七八个人挤在一块。”

秦飞听后摇头说道:“算了,还是我两好!”

其实我挺奇怪的,我们这间宿舍还可以住几个人,为什么学校不安排人来呢。

到了晚上11点时,秦飞对我说道:“肚子饿了,我出去买碗泡面,你要不要吃给你一起带。”

我对着他点点头说道:“顺道帮我买瓶可乐吧,回来给你钱。”

秦飞哈哈一笑道:“午饭晚饭都是你付钱的,夜宵我来请。”

秦飞离去后,我趴在床上假寐起来,接下来的3天都不用上课,真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

“叮咚,现在是午夜整点!”我手机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我拿起手机关掉闹钟,这是我设定的闹钟,毕竟我常常玩电脑玩过时间,所以弄了个闹钟提醒自己该睡觉了。

刚才假寐时都快睡着了,这时我才发现秦飞没有回来。

都已经12点了,他不回来宿舍要关门了,这个臭小子真是!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果然秦飞那丫的打来的。

接通电话后,秦飞对着我说道:“陈赫,那个你能不能出来接下我,我就在门口!”

“啥门口?”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寝室门口啊,你开门就看见我了!”秦飞焦急的说道。

听了秦飞的话,我心里暗道:“难道他东西太多,让我帮忙提!”

想着我挂了电话,然后起床打开寝室门。

走道的灯只亮了几盏,只见秦飞提着一个袋子站在我对面,我奇怪的道:“进来啊,站在那干嘛?”

忽然秦飞抬起脚,只见他用力一踩,“啪”的一声响回荡在走廊里。

声控灯也“刷刷”的亮了起来,看着走廊右边,我额头布满了汗。

只见原先的右墙,此时已经出现了一间间宿舍。

秦飞对着我喊道:“我不敢过去啊!”

确实别说秦飞不敢过来,我也不敢过去。

我两缓了几秒后,我咬咬牙朝着秦飞跑了过去。

我不敢看右边的寝室,闷着头一路快跑。

来到秦飞身前,我一把拉住了他,然后两人瞬间奔回寝室。

“砰”回到寝室,我们重重的关上了门。

秦飞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说道:“你干嘛把我拉回来了,我还想把你拉出去呢!”

“对哦!”我此时一脸的懵B。

秦飞一脸害怕的问道:“这7楼好像闹鬼!”

虽然我不相信鬼神,可是这种情况我也无法解释。

我与秦飞缓了一会,我说道:“我们冲出去吧,一直待在这寝室里,我感觉不安全!”

秦飞听后点点头,两个起身来到门前,我们对视一眼,瞬间打开了门。

只见走道里黑漆漆的一片,“跑”我大呼一声快速跑了出去。

秦飞见后,立马加快脚步跟上。

忽然我一个急刹车站稳,秦飞一下撞在了我身上。

秦飞揉着鼻子骂道:“你神经病吧,停下来干嘛?”

我把秦飞拉到身前,我指了指前方。

秦飞呐呐的望去,只见右边寝室的窗户,伸出了一只只白白的手。

那些手不断的挥舞着,若是刚才直奔过去,绝对会被他们抓到。

秦飞打了个冷颤,他慌张的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我咽了咽口水说道:“手是从窗户身出来的,我们压低身子爬过去就行!”

秦飞听了我的话,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就这样我两压低的脑袋一点一点的前行,那些手不断的往下弯曲,想抓住我们。

我们此时已经趴在地上,用爬的前进了。

看样子我的计划可行,“哐”忽然我右侧的大门打开了。

我斜眼望去,只见一位长发的人影现站在我身旁!

“啊”我大叫一声,不待看清人影,我起身转身朝着寝室跑去。

我双手打掉阻挡在前的手,一路狂奔。

秦飞见我回跑后,他惊的蹦了起来,快速追上我。

秦飞不断的用力挥舞双手,“砰”我两人再次回到了寝室,重重关上了门。

我与秦飞并排的坐在门边,两人重重穿着粗气。

“尼玛这是什么鬼地方,学校怎么能让我们住鬼屋!”秦飞一脸怒气的抱怨道。

我吐出了一口气,说道:“明天我们去找校长,让他换寝室吧!”

秦飞点点头道:“他要是不同意,我就投诉他!”

“嗯”我轻应一声,然后两人开始沉默了。

不久秦飞对我说道:“你别搂着我啊,怪别扭的!”

我听后一愣问道:“你是在对我说话么?”

秦飞看了我一眼,只见我两手放在裤裆前。

秦飞咽咽口水说道:“你帮我看看,我肩膀上的是什么?”

我不解的站起来望向秦飞的肩膀,只见他右肩上挂着一只手臂。

“是什么?”秦飞见我一脸惊悚的样子,他声音颤抖的问道。

“手,一只断手!”我惊呼道,边喊着我边跳回了床上。

“啊”秦飞大喊一声蹦了起来,然后伸手一拍把那只断臂拍到了地板上。

秦飞蹦到床上用被子包住自己,屁股露在外面。

我看着他无语的骂道:“傻叼,你是鸵鸟吗!”

在我说话时,那只手正用两根手指走路,断臂正一点一点的向我爬来。

不一会断手来到床下,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它。

只见它两指弯曲,“砰”的一下朝我的脸射来。我反应不得不快,我瞬间用脚撂起枕头,然后拿着枕头把断手拍飞出去。

断手飞出去刚好撞在秦飞的床头上,只见断手落下后立马钻进了秦飞的被子里。

“cao尼玛!”秦飞一声惊吼,只见他从床上蹦起,手上用力一甩。

只见那只断臂被秦飞的甩出,我还没反应过来呢,断臂“啪嗒”一声就黏在我的裤裆上。

断臂抓住我裤裆后,它用一根中指敲打在我的丁丁上。

那感觉就像人在思考,手指敲打茶机一样。

我不敢乱动,只能心里默默的祈祷,放开我的弟弟。

忽然我瞥见秦飞向我扑来,秦飞拿着一根棍子喊道:“放开陈赫!”

“不要!”我惊呼道!

“啪”棍子打在了断臂上,断臂被打疼了,只见它的手忽然一用力!

我的发出了一声“哦~”,只见我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秦飞看着我,不解的问道:“陈赫我刚才好像听见,噗叽一声,不会是你的那个破了吧?”

还好那只手捏了一下就松开了,我弯着腰两手捂着胯下一脸痛苦的伸鸣!

秦飞蹲下身子对我问道:“你没事吧,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低着脑袋忽然发现,那只手跑到秦飞胯下了。

我想告诉他,可是我疼的无法发出声音。

只见那只断手忽然轻轻的抚摸起秦飞的小兄弟起来!

秦飞一个激灵,然后低头望下裤裆。

断手在秦飞望下后,它忽然握住了秦飞的弟弟。

“NO!”秦飞一声惨叫!

接着只见秦飞两眼一翻,倒在了我旁边。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就这样我两昏迷了。

第二天我与秦飞同时起来,我们都感觉到胯下之痛。

我两拉开裤子一看,只见弟弟的两颗眼球都红肿了起来。

就这样同学们一大早就见到,7楼的两位男生,张着腿一步一步慢慢的离开宿舍楼。

同学A:“我听说7楼是两人住的,难道他们...”

同学B:“八成就是了,你看他们走路腿都合不上了。”

我与秦飞在医院躺了3个月,弟弟动了7次手术。

校方给了我们赔偿,然而同意我们转换宿舍。

从此我们学校7楼变成了禁地!

---- 作者寄语:觉得好看的,请打赏。觉得不好看的,请丢臭鸡蛋!麻烦读者大大们,用各种形式手段,支援一下小M吧!

光伏板价格行情二手光伏组件价格行情

地暖水泥发泡机全自动水泥发泡机生产线

汽油锄草机定位大棚小型款

300螺杆式灌浆泵螺杆式灌浆机结构图

高温工业气体检测仪沈阳气体吸附仪原理

甘南150口径SBB玻璃钢管耐损能力强

樟木头钢管回收多少钱

八角盒自动插扣机器广西装配机接线盒自动装配机

甘肃液化气储罐出售中杰装备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