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腌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酱腌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方不败107作者流精岁月

发布时间:2021-01-22 12:21:33 阅读: 来源:酱腌菜厂家

字数:52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七章师尊救命

眼前景象豁然开朗,到了一片巨大而宽阔的地下城。

地下城之中,炙热无比,根根巨大的大柱子撑顶着头顶的崖壁,頂柱上镌刻着远古太荒的凶禽猛兽,怒目圆睁,俯视鸟瞰,凶焰滔滔,随时都要扑咬下来,把人撕裂。

魔爪般尖锐的小石柱雨后春笋般从地面破出,崩出道道裂缝,裂缝又渗透出滚热的血色岩浆,吞噬着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肉糜,蒸腾出更多的魔气。整个地下城似乎都被恶魔抓握在手心里一般。

东方不败透过缭绕魔气,看着前面澹台幽莲莲足在石柱上一点,凌空而起,如刹那惊掠湖面的青色飞鸟,快如闪电,朝深处一座高耸的殿宇飞掠而去。

东方不败眉头一扬,眼神清明迥彻,不觉暗赞一声。这就是先天高阶的恐怖实力,凌空虚渡,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看得心有所感的他,不觉想到自己成为强者之路,不知还有多座大山要翻过?

不过就算路途遇到再多的艰辛困苦,也绝不会放弃,绝不会泄气,绝不会后退。强者之路,向来荆棘遍地。只有不断披荆斩棘,才能一步一步踏足巅峰。

东方不败寰扫了地下城一周,见得那些魔爪石柱还在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长着,裂缝「噼啪」崩裂的声响不断响起,熔浆汩汩,热浪逼人,不多会就会淹没此地。

东方不败纵身一跃,身如柳叶般轻盈的飘飞出去,轻柔中不失利索。足尖点上石柱,朝澹台幽莲方向处飞掠去。

不多会儿,东方不败钻进一个甬道链接的洞穴,眼前黑色魔气浓厚,凝聚成了一片雾霾,黑咕隆咚,看不真切,只有两簇红色火苗在摇曳。

好似夜晚荒村里晃动的两盏孤灯,看似温暖在近,却又遥不可及,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拔耳聆听,不闻半点声响。东方不败敛息凝神,全身戒备,青木神气在周身凝结出淡金色的金钟罩,拳头紧握。

因紧张惶恐的气氛骤然凝聚。

突然。

十根黑漆漆的爪子,从黑暗之中猛地窜出,电光火石间,锐啸阵阵中,抓向东方不败的心口。

东方不败周身肌肉紧绷到了极致,青筋鼓胀,真气勃发,双拳交错。与魔爪狠狠的对撞上,「轰」的一声,空气被震得噼啪爆裂激飞溅开,气劲唰唰唰如地龙贴地飞蹿乱崩,所经之处,碎石四散。

同时「锵」的一声,东方不败那融会贯通的金钟罩瞬间激荡破碎,气劲鼓荡的他太阳穴都蹦跳不已,身躯止不住的向后退去,双脚踩着地面如犁地般,划出了两道长长的痕迹。

一具狰狞凶恶,散发着阵阵魔煞之气的黑色玄尸,就这么活生生的杵在他面前。一时间,仿佛被东方不败青木神气生生不息威慑住,呆滞了一息,瞪着两只猩红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东方不败倒抽了一口冷气,心都颤了颤,呼吸停滞。老天爷,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运气也太背了吧?就一会没跟上师尊澹台幽莲就碰到了堪比先天中阶的玄尸,太劲爆了吧,玄尸可不是自己能抵御住的彪悍存在。

东方不败只觉浑身一股力量被抽空了般,感受到了玄尸带来的强大而致命的威压,仿佛连腿都不听话了。狰狞恐怖的玄尸,远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抵抗的存在。

此刻,玄尸也对东方不败那生生不息的青木神气有了些适应。

「嗷!」的一声咆哮吗,威猛凶残的气息暴起,如一头远古凶兽般扑向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胸中一窒,蹬蹬蹬连退数步,一口气差点吸不上来,心跳如鼓,哪里敢和如此凶物硬拼?

毫不犹豫的朝地下城澹台幽莲的方向狂奔而逃。比之来的速度,快了不知几倍。

东方不败夺路狂奔不已,不住转化方向,以避免被玄尸追上。身后玄尸,嗷嗷直叫,一路追来,不知撞碎了多少岩石柱子,哗啦啦的巨响一片。

此刻,澹台幽莲单手背负着,站在楼宇的檐角上。身姿挺拔,如一株青翠的山竹,笔直青绝,眸子冷艳的看着东方不败反折狂奔的身影,嘴角不知不觉间,噙出一丝微笑。

东方不败一抬头,遥遥见得澹台幽莲那绝色妖娆的身影在瞳孔中逐渐放大,师尊她没走?真是太好了,有救了。他知道,若没人相救,自己迟早会被玄尸追上。

哪怕自己发挥出超常战力,也会被那头玄尸干爆。

动作仅仅是一滞,背后阴风阵阵扑来,嘶吼咆哮声贴耳不歇,追缀不休的玄尸几乎要贴上后背。

救苦就难的观音菩萨,佛光普照,光芒万丈,美人师尊我来了。

性命攸关下,东方不败将青木神气爆发到了极致。像飓风,似闪电般朝她疾驰狂奔而去。

虽然她是个不好惹的女魔主,却总还能勾通。哪比得了后面那只蛮不讲理的玄尸?

现下自己死乞白赖的贴上去,想来以后要被肏死。然而生死关头,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前面就算是修罗地狱,人间炼狱也要去了,脸皮一定得厚,菊花一定得丢。

东方不败身形一晃,将身法运转到了极致,一跃飘飞上如根根利刃般的石柱,好似脚下装了风火轮一般,「嗖」化作一支离弦之箭,几个起落间,就蹿到了澹台幽莲的身后的屋檐上。

大松一口气的同时,飞身蹿到了澹台幽莲的背后,干笑着说:「魔主,小奴打不过那大家伙,帮忙挡挡,挡挡。嘿……」

说起此事时,东方不败也是觉得脸上直发痒,尴尬的讪讪笑了几声,掩饰狼狈。

阴风猎猎,玄尸紧随而来,纵跳上石柱。冒着黑气的爪子,带着凌厉之风,怨毒之色,抓向挡在前面的澹台幽莲。

玄尸如此凶焰滔滔,让东方不败也是生生打了个寒颤。但见魔主似乎没有反对的样子,紧绷的心,也略微松弛了些。

面对凶神恶煞的玄尸,孤高绝艳的澹台幽莲却是一脸平静,纹丝不动,等玄尸快要到自己的身前时,娇躯轻灵一闪,一霎间避让开来。

一让间,玄尸锋利的魔爪,白芒一闪,豁啦啦直扑向后面避无可避的东方不败而去。

阴风扑额,东方不败讨好的讪笑刹那凝固住了,嘴唇不觉哆嗦,心念流转间,差点躲避不开玄尸的一击。

身形一晃间,贴地懒驴打滚着躲避。

对面玄尸又如蛆附骨抓挠而来,狠戾的魔煞之气如黑云压境滚滚碾压过来,东方不败把青木神气应用到极致,汩汩凝聚脚底,狼奔豕突的朝澹台幽莲身侧贴去。

「魔主,救命啊!」东方不败惨呼声声,什么节操啊,骨气之类的东西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叫嚷道:「再不救小奴,就被大家伙撕碎成碎片了,多难看啊?鲜血溅到您身上,岂不是污了您衣裙?」

澹台幽莲依旧冷如坚冰,眼角光扫了一眼正露出忧惧惊恐的东方不败,嘴角漾着看好戏的样子,又一个闪避,就是不出手。

「魔主仙子,你最心善了,你也不忍看到我死得凄惨无比吧?」东方不败一个劲贴向澹台幽莲,陀螺般围绕着澹台幽莲转着,躲避玄尸的弑杀,嘴里继续喋喋不休:

「魔主您不知道我有多崇拜您,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天地可证,日月可鉴。」东方不败戳天指誓,废话连篇,愈演愈烈,脸上青红交加的更剧。

心下却是在暗自祈祷,你这头死玄尸,就不能笨一点?爪子不小心擦一下女魔主也好啊?如果把她惹怒的话,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

可惜的是,到了玄尸这种级别的魔尸,已经拥有了不算太低的智慧。直觉感受到澹台幽莲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寒之气,不是好惹的主。本能的对她退避半舍,利爪森森,本能的会主动避开她,尽往东方不败身上招呼去。

摆出了一副捏软柿子的架势。

东方不败的挫样,这节操已经丢了一地,没骨气啊,逢迎拍马一套接一套,害臊啊害臊。

碍于澹台幽莲,凶悍的玄尸几次扑不到东方不败后,愈发狂躁愤怒了起来,龇出满口獠牙,手臂一震,一霎间暴涨了数倍,黑色筋脉如一条条毒蛇环绕其上,散发着阵阵黑芒。

嗷……的嚎叫一声,声音与尸身好像一枚炮弹,黑线一条直射过来,身势惊人,所到之处,起了腾腾的风,逼得东方不败五内翻腾扭绞,血脉膨胀,呼吸困难仿若脱水之鱼挣扎在死亡边缘,脚步也迟缓下来。

死亡的阴影笼罩,东方不败实在逼得没有办法了,「主人救命啊!」

东方不败凄惨的哀嚎了一声,一个侧身迅猛无比,身形潇洒的朝澹台幽莲纤腰狠狠抱去,八爪鱼般紧紧抱住她。一股如空谷幽兰般的气息,扑鼻而来,在这魔气森森的环境中,格外清幽缭绕。

飘逸腾挪折闪的澹台幽莲,哪里料得到东方不败如此胆儿肥?一不留神下,就被他双臂牢牢箍住了柳腰。当即心神一凛,身体骤然紧绷。

那健壮的双臂,与自己腰腹厮磨,玲珑后背,被他胸腹毫无间隙的贴住。她深知能感受到,他躯体的每一个部分。还有那汗渍渍的男性气息,吹拂到了她耳垂边,撩动起了她秀发的同时,钻入到了她的瑶鼻间,琼心深处。

止不住微微叮咛一声,娇躯如丝丝电流般涌过,酥酥麻麻。那熟悉而莫名的感觉,又是涌上心涧。

一声玄尸怒吼,惊醒了她。刹那间俏靥染红,冰冷无波的心宛刹那被炙热火焰点燃,玄青色的气劲骤间迸发,惊怒交加的斥道:「贱奴,快放手。」

时至此时,她还是首次开口。

先天高阶的强者实力何等强大,娇躯一扭,一股强大的煞气,向外喷发,把他甩下,看这小奴在那跳来跳去的各种急。

但事已至此的东方不败,又岂肯如此轻易放弃?这可关乎到自己性命的大事。

澹台幽莲愤愤欲绝,这小奴抱得够紧的,秀眉紧蹙,寒气更胜。

但面前玄尸暴风骤雨般的黑爪,已暴涨袭来。不得以间,只能抵挡。藕臂一抬,五根葱白嫩指并拢化掌,瞬间掠出无数只纤纤掌印,浮光掠影间,宛如观音千手,手影峦叠,千掌齐发,旋而又千影归一,铿然一推。

「极幽千魇手」

「嘭」一声,凶恶的玄尸,瞬间一停。固定在半空中,泥雕木塑一般静止了。

先天玄煞好似平静海面骤然掀起的巨浪,笼罩住了玄尸,延绵的气劲震荡开来,屋檐瓦片碎裂成粉。

别说玄尸了,就连东方不败都觉得窒息难耐,仿佛有一只魔爪掐住了他喉咙般。体内气血翻腾,五脏移位。

可澹台幽莲是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怎肯放弃?紧抱着她手臂纹丝不动,身体和她紧密的贴在一起。即便是如此危机时刻,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那柔韧富有弹性的冰凉肌肤,与自己摩擦出的炽热气息。

一掌困住玄尸的澹台幽莲玉靥寒冰之中,透着一丝娇红,想再次挣开东方不败。却不料感受到了肉屌明显的变化,娇躯顿时一阵僵硬至极。

而两人肌肤紧贴处,星火燎原般窜起撩人火焰,窜得她浑身发烧,发痒,微弱电流涌动时,更是让她娇躯酥酥麻麻,软弱无力。

以前各种旖旎场面,再次浮上心头,身体上的本能吸引本就强烈。

顿时,她的双颊如火烧缭绕,花瓣更是湿润了,羞怒交加下,真想回身一掌劈死这小奴。

就在这一晃神间,战力不凡的玄尸已经脱离了禁锢。它嘶吼着,咆哮着,那十根黑魔爪,霍然亮起了白光,如锋利的尖刺,朝澹台幽莲粉雕玉琢的粉颊抓去。

此时的澹台幽莲,娇躯柔若无骨,心酥体麻。那原本寒冰煞气十足的双眸,若有若无的酝着一股销魂蚀骨的媚意。晃神之间,一时竟然没有发现玄尸脱困,袭上前来。

她没发现,不代表东方不败没感觉。眼见着澹台幽莲半丝反应都没,玉唇之中还微微发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颤音。

东方不败急了,魔主您这是玩得哪一处啊?发愣,这是发愣的时候吗?您不要命,我东方不败还要命呢。

澹台幽莲这要是被抓死了,接下来自己肯定被玄尸分尸。

千钧一发之际,紧抱着她的东方不败,猛然发力了。抱着她柳腰,身形一个剧烈旋转,向后跃去。运起了最后力量,撑起了金钟罩。

轰得一声,玄尸一击打在金钟罩气盾上。

巨大的冲击力,带着东方不败与澹台幽莲双一起飞了出去,与此同时,金钟罩碎成无数片,化作虚无。

东方不败一口热血喷出,洒在了澹台幽莲的脖子上,青丝上。

滚痒而粘稠的感觉,让她娇躯一震,恍然间清醒了过来,扭转螓首向他望去,只见他脸色煞白,痛苦至极。但饶是此时此刻,他依旧没有放弃自己。

一次一次的,他都挡在了自己面前。

一时间,她那寒冰眼眸,微微柔软了,实在装不下去了,内心的最深处,更是甜蜜非凡。

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耳边就传来东方不败的低吼:「澹台幽莲,你在发什么呆头疯?」

呆,呆头疯?

澹台幽莲刚消下去的一股怒意,又是腾然而起。略微柔软了些的眼神,刹那间恢复了冷漠如冰。

只是强敌当前,看情形只有把玄尸处理了,才能把这紧抱自己不放的小奴甩脱了。

她暗运真气,强压下身心之中,那股子让她羞愤欲绝的燥热。玄青色煞气瞬间爆发,玉指陡然炸开,幻化出五朵的青莲花瓣,青芒灼目,妖艳妩媚。

青莲剧烈旋转着,将玄尸空找在内,旋而五指一收,虚化的青莲花瓣骤然收缩,收缩成千道掌影。

层层叠叠的掌影,好似千层花瓣般,包裹住了玄尸。

「极幽千魇手」中,最精妙最毒辣的杀招瞬间展现。

被困的玄尸,在里面垂死挣扎。漆黑的十指,狂猛的狠抓,想撕裂黑莲花瓣重重的禁制包围,破开逃出。

澹台幽莲五指再一拧,玄尸瞬间被拧碎,灰飞烟灭,毫无声息,好似一个人在罐子里瞬间被捏碎,整个血肉筋骨甚至灵魂都扼杀在里面。

莲指一挥,好似拂走世间浮灰般,「嘭」的一声响彻地下城,黑尘飞扬。

尘灰升腾间,凌空而起的澹台幽莲胳膊肘狠狠向后一撞,想直接撞飞身后抱着自己求庇护的小奴,可撞上去的时候,东方不败却突然松开了她,爆退到屋檐横梁上。

虽被扑腾的满身尘土,可东方不败还是暗道了一声庆幸,还好自己机智,放手得恰到好处,不然胸膛都要被她砸穿了。再抬头去看她时,他知道世界末日来临了。

只见半空中的澹台幽莲秀眉倒竖,浑身的煞气浓郁如墨,鼓荡得周身玄青色裙裾翻飞猎猎。青芒萦绕间,宛如冥界地狱中,绽放一朵玄青色莲花,腾腾杀气铺天盖地的朝自己笼罩而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天骄帝国BT

王者永恒手游

魔龙诀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