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腌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酱腌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会自觉地抵制平庸的恶

发布时间:2020-07-13 13:22:46 阅读: 来源:酱腌菜厂家

瓜田推荐辞:杂文家杨庆春谈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平庸的恶”。说它沉重,因为跟你我有关,跟所有的人有关。人的灵魂的堕落是需要寻找一些似是而非的借口的,这样心理上才能安宁。你一下子把它拆穿了,指出了每个人自己的责任,这就让每一个人无法遁其形,都被晒到了阳光下。我们这样说,还是把环境想象得十分清明,大家也都有脸有皮有良心。其实,在一个无耻充斥的社会里,连极端的恶也在肆无忌惮地招摇过市时,平庸的恶显得很不起眼,甚至很善良了。作者号召我们思考,这是对的,我们就思考吧,让愚民政策没有市场,平庸的恶就少一点,社会或许就会前进得快一点。

“人,应当如何生活?”这一从古希腊智者苏格拉底就开始追问的命题,经东方哲人梁漱溟沉思后得出审问:“人,还会有前途吗?”(见东方出版中心出版的梁漱溟晚年口述《这个世界会好吗?》。此书英文原名为HAS MAN A FUTURE?可直译为“人,还会有前途吗?”)

西方哲人在不停地找“人”。首先找人的苏格拉底,被雅典城邦判了死刑;宣称发现了人的尼采,因为“上帝死了”后“一切都被允许”,他自己也疯了。中国哲人在思考、寻找、发现“人”的过程中,也同样有人死了(王国维投河自杀),有人疯了(以叙述的“疯癫”表现主题的“疯癫”并一直“找人”的作家路翎反右后疯癫了20年),但更多的是被“人整”了,其中典型代表就是梁漱溟,因“雅量”被整得更加“独立思考,表里如一”。因为这些哲人的人生“经过省察”,所以他们能够自觉地抵制“平庸的恶”。

何谓“平庸的恶”?哲学家阿伦特1961年以《纽约客》杂志报道员的身份,见证了纳粹分子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审判,随后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书提出了著名的“平庸的恶”一说。她以纳粹秘密警察犹太处处长艾希曼的行为方式,阐释了现代生活中广泛存在的“平庸的恶”,称这种恶是不思考,不思考人,不思考社会。恶是平庸的,因为你我常人,都可能堕入其中。把个人完全同化于体制之中,服从体制的安排,默认体制本身隐含的不道德甚至反道德行为,或者说成为不道德体制的毫不质疑的实践者,或者虽然良心不安,但依然可以凭借体制来给自己的他者化的冷漠行为提供非关道德问题的辩护,从而解除个人道德上的过错。这就是现代社会技术化、体制化之中个人平庸的恶的基本表现。

“平庸的恶”是相对于“极端的恶”或说“激进的恶”而言的。纳粹统治下的灭犹行动,极权专制下的大清洗,都是激进邪恶的集中体现。极权邪恶因其史无前例性而超越了人对恶的思想极限。阿伦特写道:“极恶是无法用自私、纵欲、贪婪、怨毒、嗜权、怯懦这些邪恶动机来解释的,因此,对极恶既不能用恨去复仇,也不能用爱去容忍,或用友情去宽恕。”我们常说的“死有余辜”或“罪不可赦”,指的就是大恶不可罚、不可恕这两个特征。“死是惩罚邪恶的极限,大恶的不可罚不是指不可以以死罚之,而是指虽死不足以罚之。”(徐贲《“平庸的邪恶”》)

“极端的恶”非常人能为,倒是每个人心里都有可能存在一个艾希曼。因为如果在每个人都只是机器“零件”的生活状况下,负责任的行为与不负责任的行为之间的区别就随之瓦解了。但要连“平庸的恶”在任何条件下都能不愿为之、不去为之,只有不做“零件”、学会人的思考,并且思考人的命运,才能切实做得到。

公民社会的人,只要愿意思考,做一个合格的公民,就不会有也不应有那么多愚民政策存在。怕就怕在时代已进步到了公民社会,而依旧还有数不胜数的被愚之民。被愚之民甚至愿愚之民一多,制定政策的人就会偷懒,让政策愈加愚民,从而造成一种恶性循环,有什么样的政府,就制定什么样的政策,进而造就什么样的人民。反之,亦成立。在此前提下,“平庸的恶”只会更多。

对此“平庸的恶”,常人又如何抵制?

人虽只是一株脆弱的芦苇,但只要一思考,就会因懂得明辨是非而变得坚韧。思想对人作恶有抵制作用,因为思想可以产生辨别善恶的能力。只有不思想才能造成无判断:不思想使得人不能果断地说,这是对的,那是错的。事实证明,专制暴政无一不是以愚民政策、思想钳制为其存在条件(阿伦特《思想的生命》)。哲人做出了榜样,“独立思考,表里如一”;常人要向哲人学习,做事三思,竭立而行。只有如此,才可因人人抵制而减少“平庸的恶”。

让我想起这一沉重的话题,是因“彭宇案”犹在眼前,“小悦悦事件”接踵而至。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些耳熟能详的传统美德,不仅在世界各地广为施行,而且更是中华民族香火不断的精神传承。怎么历史突然发展到某一个拐点时,中国社会竟然讨论起“老人跌倒了到底要不要扶”等诸如此类话题,一阵悲凉从心中怆然而生。什么是“平庸的恶”?为一个寻路的陌生人指点一下迷津,就要索费多少;身为名校教授不愿为人师表,却用升学把戏骗污少女;当一个迷茫的青年即将从自家阳台失足寻短见时,围观的路人不但不劝阻反而群体起哄唆使赶紧跳;公务员用公权力为公众服务天经地义,怎么在履行职责后就成了需要感谢的私器……

“平庸的恶”不是一种理论或者教条,而是表示一个不思考的人为恶的实际特征,这样的人从不思索“人应该如何生活”,无论是号称大学教授还是公务员、路人甲乙。

“平庸的恶”,只有人人抵制,才能渐渐减少甚至杜绝。(文:杨庆春)

阜康订制西装

衢州工服订做

休闲套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