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腌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酱腌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偷走了我的个人信息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7:21 阅读: 来源:酱腌菜厂家

31.98分、60%,数字又一次直观地显示了我国个人信息保护现状。

3月15日下午,在2012年中国个人信息保护大会上,主办方之一的中国软件测评中心发布了《2012年网站个人信息保护政策测评报告》。这份报告中的“2011年个人信息保护政策网站分类平均得分排名”显示,银行网站得分仅31.98分(满分100分),成为电子商务、招聘网站、婚恋网站和游戏网站等7个测评分类中得分最低的网站类型。

同时发布的还有一项受工业和信息化部安全协调司委托的调查结果。接受调查的2500多名公众中,60%的被调查对象遇到过个人信息被盗用等问题,66%以上认为应加大力度打击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的行为。

在当天的大会上,中国软件评测中心介绍了我国第一个“个人信息保护”专项国家标准《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以下简称《指南》)的主要内容。《指南》目前已起草完成,被报送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进行审批。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安全协调司副司长欧阳武在会上说,《指南》除了明确相关概念的界定外,提出个人信息在收集、加工、转移、删除4个主要环节中所要遵循的基本原则、注意事项等。

比如“目的明确原则”,要求“处理个人信息具有特定、明确、合理的目的,不扩大使用范围,不在个人信息主体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处理个人信息的目的”;“最少够用原则”,要求只处理与处理目的有关的最少信息,达到处理目的后,在最短时间内删除个人信息。

近年来,国内个人信息泄露事件频发。2011年年底,我国互联网遭遇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用户信息泄露事件,多家社交网站的用户数据被泄露,几千万用户账号和密码被公开。现实生活中,新车的过户手续还没办完,推销车险的电话就打进手机;刚刚生完孩子回到家里,婴儿用品商家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类似情况不少人都遇到过。

“《指南》不具有强制性,只是个推荐实施的国家标准,网站、商家违反了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一位参与了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调研论证的专家对记者表示,由于个人信息保护涉及的行业部门过多,且不同行业之间差异较大,我国个人信息保护的专门立法近十年来踯躅不前,但是现实证明,这部法律的重要性无可替代。

“光打苍蝇,不打老虎,很难解决问题”

谈到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很多人都会提起从2009年2月28日开始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七)》,其中规定了“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实践中也出现了零星的案例,但是所有被处以刑罚的都是单位的员工。

事实上,《刑法修正案(七)》对非法获取、提供、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除了针对个人的刑罚之外,同时规定了对单位犯罪的制裁——“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进行相应处罚”。

但迄今为止,全国没有一起单位犯罪被追究的案例,也没有单位主管人员或相关负责人为此被追究刑责。对不断被曝光的泄露客户信息事件,相关单位均保持沉默,鲜有公开道歉或对外公布内部问责情况。

2010年发生的一起被称为北京最大的非法出售、提供、获取个人信息案轰动全国,23名被告中,部分是“私家侦探”,1名是中国移动授权单位的职员,5名是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客服人员和营业厅的服务员。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定,他们利用工作之便,将手机用户的定位信息、电话清单、姓名和家庭地址等个人信息非法出卖给私家侦探,用以调查婚外情和讨债。

在北京审判“非法获取、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案件”的同时,陕西西安又破获更大规模的同类案件。西安、咸阳等7个城市共计1394万手机用户的个人信息被非法出售,包括机主姓名、家庭住址、生日等个人隐私。这个数目占陕西全省手机用户的70%左右。

警方侦查结果显示,犯罪嫌疑人周某是一家科技公司的技术人员,为陕西省一电信运营商研发和维护计费经营系统。他利用工作的便利,进入电信公司的客户数据库,轻而易举地获取信息并卖给“下线”,获利3万多元。

案发后,电信运营商没有对公众作出任何道歉或者承担单位违法的责任,这已经成为一些电信企业对客户个人信息泄露事件的惯常态度。

曾经领衔起草过个人信息保护法专家建议稿的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周汉华认为,“单位如果放任员工的违法行为,那就是间接故意”。如果电信企业只是白纸黑字地制定一些内部制度,高高挂在墙上,而对员工的监管不到位,对普遍出现的问题不追究,就应该负责任。

周汉华表示,“在个人信息保护上,迫切需要加强对电信行业的监管和惩罚。光打苍蝇,不打老虎,很难解决问题。”

高州订做西装

海宁定制工作服

常德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