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腌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酱腌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衡阳四瓣章罢免事件调查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8:17 阅读: 来源:酱腌菜厂家

夹在征地工作组与本组村民之中,黄永亚一直没能逃脱。

6月28日上午,湖南省衡阳县的西渡镇征地工作组,下到联胜村和睦组,“邀请”黄永亚单独到镇上谈事,被他拒绝。

“就在组上谈”,这是黄永亚现在的原则。3个多月前,他被连续3天“请到”镇上“做工作”,但他拒谈其中任何细节。

当时,52岁的黄永亚还是和睦组组长。在本组村民与征地工作组因安置等问题产生分歧,进而导致征地出现僵局时,他还只是“被镇上叫去‘煎泥鳅’。泥鳅在锅里面煎嘛,摆来摆去,很难受。”

如今,由于一个多月前突然被“罢免”组长,他成为这场行政与自治冲突的焦点议题。

“我们就想要开一个会,把黄永亚的组长给恢复了。”谈及现在的诉求,部分湖南衡阳市西渡镇联胜村和睦组村民称。他们的情绪激动,一名旁观的村民称,“就像一个马蜂窝捅烂了,马蜂要咬人了。”

希望与分歧

最初,征地工作组与和睦组村民之间,没有这么大的分歧。

2月20日,衡阳县在县人民剧院,以一场征地动员大会拉开新一轮征地后,和睦组村民虽然感到突然,“之前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但还是抱着希望的。

这个几乎每家每户都养猪的村落,少则每年出栏200头,多则上千头。“几年前,我们组里修房、建猪场就都办不到土地使用证了,说是我们在什么红线内。”和睦组一村民称。

红线应该是衡阳县经济开发区规划红线,但和睦组少有人了解。

此次征地,养猪场按普通土地征收,只补给一定的建筑费,但没有土地证的房子还是会赔偿,按面积折合成一块安置地,各自建房。“多建几层,还可以租出去或买出去一部分。虽然没有商品房的价格高,但也少不了多少。”

分歧出现在一个月后的和睦组组民代表大会上。会议由征地工作组召集。

工作组讲解完政策后,询问村民有什么要求。

虽然离动员大会已经过去一个月,和睦组却从未讨论过有什么具体要求。“老百姓很分散,没有意识到要收集意见向上面反映,所以当时提出的都是很分散的问题。”一名参会的村民称。

一些很容易解决的问题——与其他组土地争议问题——被“当做顺水人情送给我们”;另一些问题被用惯常的手法压下去——有村民提出林地多了、旱地少了,要重新测量。“一名工作人员就大声称,‘你们可以自己去复测。你要我复测可以,如果我复测的结果一样,或者旱地变少的话,就要以这个结果为主’。”

一些问题却成为绕不过的坎。有村民提出,希望整组一次性安置——和睦组有十余户村民房屋此次并不拆迁。对此,工作组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3月21日,代表大会后第三天,工作组到和睦组签征地合同,一次性安置再次提起。

工作组负责人口头应承后,被要求写一个“字据”。

“他在写的时候,村干部就组织我们签字,等字签完了,我们拿起来一看,他写的是‘全组安置范围内一次性安置’,这与他口头答应的‘一次性安置’差别可大多了。剩下的十几户怎么办?”黄永亚称。

更大的差别是安置到路边,还是安置在小区内。“如果安置在小区内,没有了门面,今后生计怎么办?”有村民称。

当天晚上,黄永亚等人就拿着字据,希望工作组负责人能改过来,但被拒绝。相对和谐的征地气氛顿生波澜。

新章与旧章

工作组拒绝更改“字据”,征地陷入僵局。

虽然各户都在征地合同上签字,但由于此前和睦组已经将公章分成四瓣,由4个代表掌管,“当时只有2个人到了,所以合同上没有盖成章,还不具有法律效力”。

和睦组此次将征地200多亩,“几乎是全组所有的土地”,涉及资金上千万元。为做到公平,动员大会3天后,和睦组就单独召开了一次村民会议,决定公章交由多人管理——全组近200人自愿分为4组,每组选一个代表管理公章。

最初的想法是将公章锁在一个箱子里,上4把锁,分交4人管理,箱子则放在另一个人家里。据和睦组一份“会议纪要”记载:“管锁人员未到齐,公章不签。”

由于担心放章的箱子被撬,这个方案很快被放弃,全组村民决定公章“分股”管理。“不能说是哪一个人提议的,这是大家商量的结果,是组里村民的一致意见。”村民黄小林说。

3月的一天,黄永亚刻了一枚塑料制公章,然后将其分成四瓣,每个代表掌一瓣。

和睦组里又花了4块钱,制作了一个将四瓣章合在一起的钢箍,由黄永亚掌管。“也就是说,当代表们意见一致,章合在一起了,盖的权力还是在组长手里。”

四瓣章每次使用,就必须5人同时在场。签征地合同当天,恰好有2人因事外出。

据黄永亚称,当晚他们去工作组要求改“字据”时,“公章都合在一起带上了,但因为‘字据’没改,我们也没有盖章”。

工作组似乎将僵局的责任归咎于四瓣章,连续3天把黄永亚“请到”镇上“做思想工作”。

第三天,黄永亚“屈服”了,叫来会计与出纳说,“领导说我们把章分成四瓣是违法的,叫重新刻个章”。

和睦组又刻了一个新章,四瓣章却并没有毁弃。4个代表仍然保管着各自的一瓣,和睦组部分村民也仍然只认可四瓣章。

工作组却认可新章。当晚黄永亚拿着新公章路过工作组,就被“拽着去盖章”,最终坚持住了,“要大家同意了才能盖”。

博弈与爆发

对于分歧的解决,在新刻一个章仍然无法解决后,工作组与和睦组越走越远。

“罢免”黄永亚的风声开始不断传出来。

与联胜村书记罗润捌关系较好的几个和睦组村民,“到处搞串联。选了几个人,今天到这家里来,说‘你来当组长’;明天到那家,说‘你来当组长’。”

一名自称被游说的和睦组村民私下告诉廉政瞭望记者,“他们许诺了各种好处”。

黄永亚也是被游说对象,只不过说的是他没有能力,让他退下来,“有人对我说,‘要是罢免了你,你就没得面子了。’”

串联最终无功而返,“他们找的几个人有些是能力不行,有些在村里印象就不好,我是拒绝了。”被游说的和睦组村民称。

5月底,工作组与和睦组的矛盾最终爆发,以“罢免”黄永亚的形式。

联胜村首先召开党支部会议,希望找到支持。和睦组4名参会的党员却“一致表态,不能‘罢免’黄永亚,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罢’。‘罢’了可能章能顺利盖了,但老百姓就会觉得你上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名参会的老党员告诉廉政瞭望记者。

2天后,联胜村委会还是在和睦组召开会议,宣布“罢免”黄永亚。

“当时确实只有13个人参加,有支持黄永亚的,也有不支持他的,还有中立的,每个人都发言了。有一个人发言说这个时候不能‘罢’组长,如果要‘罢’,也应等把征地的问题解决了,整个组安稳了,再‘罢’。”一名参会的和睦组村民称。

村镇给出的理由是,黄永亚“什么事情都要与群众商量,缺乏工作魄力”,还“故意毁坏公章”。同时被“罢免”的还有和睦组的会计、出纳。

从四瓣章到黄永亚,在目标任务的推动下,工作组解除了征地路上的一个个“障碍”,征地工作却仍处于僵局。

联胜村委会虽然“任命”了新的组长、会计与出纳,但新公章仍然在黄永亚手里,没人找他要。

如今,盖不盖章已经不再是重点了。和睦组50多户村民联名为黄永亚请愿,请愿书已送到衡阳县有关部门。

对此,联胜村委会称,“那是黄永亚每家每户去找,让村民签字的,不是村民自觉签的”,而且村委会有这个权利“罢免”组长。

2010年10月,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并未提及对小组长的罢免程序。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国家法制室编写的对此法律的解读中说:“村民对小组组长的工作不满意的,可以随时撤换。”

对于村民的支持,看不出黄永亚半点欣喜。他称还是希望与工作组坐下来一条一条的谈,即便不同意村民的意见,至少有个说法。

“在组上谈”,黄永亚强调。(记者 徐浩程)

西宁定做工服

保山工作服定制

盘锦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