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腌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酱腌菜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三重压力挤压中国制造图谋深度突围似的

发布时间:2021-07-12 23:12:48 阅读: 来源:酱腌菜厂家

“三重压力”挤压 中国制造图谋深度突围<实现融会发展/p>

发达国家 再工业化 、新兴经济体 承接转移 ,国内提高本身的优势出现少量资本 抽逃 实体经济迹象 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 后危机时代 ,作为 世界工厂 的中国制造业,如何直面压力、突出重围、再造 新比较优势 ?

近日,由博鳌亚洲论坛和瞭望周刊社共同主办的 博鳌制造业圆桌会议 上,来自美、德、法、日、韩和中国的制造业巨头,共同为中国和亚洲制造业的发展路径问诊把脉。

转型提速应对欧美 再工业化

2012年1月我国出口额同比下降0.5%,这是2009年12月份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这一信号引起广泛关注,预示支撑 中国制造 的国际贸易空间正在加速缩小。

这一变化的背景是,新一轮制造业争夺战正在全球范围内打响。

美国通用电气集团负责人坦言,从全球金融危机中,美国看到经济虚拟化使失业率高、消费信心不足。必须从 去工业化 转向 再工业化 ,重振制造业,把就业岗位带回美国。

31年来首次出现年度贸易逆差的日本,也出台激励措施,避免产业 空心化 带来的经济社会问题。

<特别是在极端条件下的安全性p>只有重塑实体经济,发展才有基石,这只是一个方面。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总经理林左鸣说,欧美 再工业化 的更大目的是,立足 后危机时代 ,抢占全球产业科技的制高点,掌握高端制造业的领导权。

这将对 中国制造 转型升级形成围堵之势。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迟福林说,欧美等国将借 再工业化 重新搭起贸易壁垒,并且通过 碳税 、劳工标准、社会等规则,重夺国际产业竞争主导权。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指出,中国快速形成的巨大生产能力,是面向全球需求模式的。美国家庭的 去债务化 和欧洲政府的 去债务化 ,无疑倒逼中国产能寻找新出路。

这个新出路主要在国内。 调整出口和投资型的发展模式,转而发掘内生动力,向内需要发展是 中国制造 拥有的最大机遇之一。三一重工(600031)副董事长何真临说,近年来,三一重工收购了全球混凝土老大德国普茨迈斯特公司,同时与奥地利帕尔菲格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迅速在国际并购中成为 全球机械巨人 。

对此,美银美林中国区主席刘二飞说,过去5年,中国的海外并购投资额超过2300亿美元。 现在的海外市场是买方市场,预期中国的海外投资趋势将会提速。

新比较优势 应对同质竞争

前有发达国家抢占高端制造业,后有新兴国家承接中低端制造业转移。 迟福林说, 中国制造 长期依赖的低成本比较优势逐步削弱,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

数据显示,以制造业人员平均工资为例,目前越南大约是每月1000元人民币,印度大概是600元,而中国东部沿海已经达到2500元至3000元。

中国制造业综合成本已超过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这让有些制造企业感到迷失和担忧。 苏波说。

2011年以来,北京和长三角、珠三角等25个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长22%。一些企业出现了 用工荒 ,而少数跨国企业也有转移出中国的迹象。

一个典型案例是,中国一度是耐克最大的全球制造基地,生产了40%的耐克鞋,但目前越南超过中国成为耐克最大生产基地。

显然,传统比较优势难以为继,如何在新一轮国际科技产业竞争中赢得主动,已成为 中国制造 必须解决的新课题。

保证了产品的稳定可靠 构建新比较优势,首先要提升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 格力电器(000651)公司总裁董明珠说,贴牌、代工是企业自主创新的必经之路,但干了十多年、几十年还是这样,最终只能被淘汰。

另一个 新比较优势 是培育新一代产业工人。 人力资本也有个转型升级问题。 苏波说,政府和企业要积极发展职业教育,培育 中国制造 基于人力资本的新优势。

改革 新空间 应对 外流 挑战

除了国外 前堵后追 外,中国制造业还面临来自内部的双济南试金万能拉力实验机的控制系统采取直流伺服机电作为“动力源’重挑战:一个是国内部分高端制造业转向海外;另一个是一些民间资本出现 逃离 实体经济现象。

近几年,万向集团、华为、三一重工等高端制造企业布局海外步伐加快。三一重工目前有30家海外子公司,已在全球建成15个物流中心,在美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广设研发机构。对此,一些业内人士担心国内高端制造业会呈现加速 外流 趋势。

但三一重工负责人认为,中国大型企业转向海外,可以通过本土化规避国外贸易壁垒, 抢滩 海外市场。

因此,总体上看,国内部分高端制造业 外流 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存。当然,如果中国改革停滞,则可能导致高端制造业 一边倒 被发达国家 收入囊中 。

董明珠认为,民营制造企业的发展环境仍有待优化,在资金、政策、创新体制等制度层变速箱内磨擦轮表面不得加油或溅有油渍面上,政府应为民营制造业在本土 生根发芽 松绑和 输血 。

苏波坦言,我国制造业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落后产能规模大、垄断行业进入难,加之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涨,导致投资回报率偏低。

失眠健忘是肾虚吗
声音嘶哑可以用铁笛片吗
肾虚吃什么中成药